新出行

大家為什么質疑恒大造車?這三個問題是一種答案

111.jpg(圖來自恒大官網)
如果將 2014 年 12 月,賈躍亭在微博公布了樂視「SEE計劃」,宣布樂視進軍電動汽車領域為象征,中國這一輪以新能源、智能化為核心的新造車運動,已經將近五年了。
在過去五年間,我們看到了樂視汽車的倒下、FF 的茍延殘喘,蔚來的崛起、小鵬的爆發,Polestar、天際汽車、拜騰汽車等的整裝待發,也看看到了新能源與互聯網的深度融合、創業精神與冒險資本的合作與對抗。
但最好的作家可能也想不到,在 2019 年的中國,我們還能看到地產企業大舉進入新能源行業,試圖用龐大的資金完成全產業鏈的整合,通過買買買打造「世界頂級的中國汽車品牌」。
如果將新造車運動大致劃分個派系。蔚來、小鵬、理想等可以說是互聯網造車的網絡系,威馬、天際、愛馳、拜騰可以說是傳統汽車精英造車的汽車系,而寶能、恒大、華夏幸福則可以說是房地產大佬轉型的土地系。
今天的雖然是以恒大為例,但下面談到的三個問題,其實也是所有進軍新能源汽車產業的地產企業需要思考的問題。

恒大:買買買打造全產業鏈閉環
222.jpg3月份的恒大新能源戰略峰會,來自官網,下同
這幾天,房地產大鱷許家印的造車夢想又進了一步。恒大先是 11 號在廣州跟政府簽署戰略合作協議,宣布將投資 1600 億在廣州南沙區建設新能源汽車三大基地等項目,涵蓋了整車基地、電池基地和電機基地。
緊接著又出現在韓國,許家印跟韓國SK集團總裁崔泰源(旗下旗下SK Innovation是全球著名動力電池生產企業)握手笑談商事,宣布牽手合作事項的照片滿天飛。。
只是,隔天也就是 6 月 13 日,根據財新網的報道稱,原定于 6 月量產的恒大旗下國能汽車NEVS 9-3 EV,因質量「小問題一堆」,再度推遲量產時間。
恒大國能是恒大造車當下最為核心的組成部分。這樣的推遲,讓人再度懷疑許家印的遠大夢想能否實現。
這樣的懷疑,產生于人們對地產行業根深蒂固的「偏見」:成長于插根扁擔都能開花土地上的地產公司,有沒有能力玩轉新能源汽車這樣的高新技術產業。
在進一步闡述疑問之前,我們需要先盤點下過去兩年間,恒大在造車上的動靜。
恒大造車夢想的曝光是在 2018 年三四月。當時,賈躍亭的FF (法拉第未來)在南沙通過香港時穎公司拿到了一塊地。恒大投資 FF 進軍新能源汽車產業的規劃曝光。
但到了 18 年年底,因為控制權的問題,許家印與賈躍亭吵翻,恒大與FF對峙公堂,最終分道揚鑣。
但「夢想」的種子一旦種下,誰都擋不住。
具備極高執行力的恒大很快全方位出擊,除了在 18 年 9 月投資 145 億入股全球最大汽車經銷商廣匯集團外,從今年 1 月起,先后以 9.3 億美元收購國能汽車 NEVS 51% 股權、以 10.6 億收購卡耐新能源 58% 股權、以5億元收購具商用車輪轂電機生產商泰特機電70%股份、全資收購乘用車輪轂電機公司英國 Protean 以及及花費 1.5 億歐元牽手電動超跑公司科尼賽克。
在完成這一系列收購或者投資后,在許家印看來,恒大造車已經解決五大制約瓶頸:汽車整車研發制造能力、電池、電機、銷售端以及社區充電難問題,簡單理解就是形成了全產業鏈的閉環。

第一問:買的技術是好技術?
333.jpg
作為頭部地產企!業的領導人,許家印毫無疑問是精明又大膽的商人。
大家質疑恒大玩不轉高新技術行業、在新能源汽車領域難以成功的原因,他或許也都全盤思考過。
但新能源汽車不僅僅是資金密集型產業,同樣也是技術密集型產業。在新技術投資上,沒有一家風險投資機構敢說自己一定能買中。這不是心有多大膽地有多高產的事情。
沒有誰可以,地產大佬也不行。
先談掉鏈子了的國能汽車。在知乎上,曾經有人問我,國能能不能進?我都委婉地予以勸解,同時扔給他一篇老文章(關注微信公眾號「電動星球News」,輸入GN,查看國能分析老文章)。
很多人在分析恒大收購國能時,都會強調國能的天津生產基地以及它的新能源汽車生產資質。
但是,卻往往忽視了早早拿到資質的國能,在過去的兩年半時間,其量產車依然是個 PPT 的狀態。所謂的瑞典薩博技術,更不僅僅是已經過時,而且并沒有幫助國能擁有自主研發的能力。
事實上,前國能汽車董事長、現恒大集團董事局副主席兼恒大國能董事長蔣大龍,在打造國能汽車時體現的,都是與資本、資源勾兌的能力,真正的造車一致未見動靜。
他簽了很多大單,譬如 17 年與熊貓新能源簽署的 15 萬臺 9-3 EV 訂單、以及同年年底與滴滴簽署采購框架協議。但現在都 2019 年了,我們并沒有在路上看到這臺車。
接著說說輪轂電機的問題。
恒大入股或者收購的輪轂電機企業有兩家,一家是湖北的泰特機電,另一家是英國英國Protean。泰特機電用于是做商用車的,就不談了。主要說說 Protean。
英國 Protean 在國內,被宣傳是世界頂級輪轂電機公司,是全球唯一可實現量產的乘用車輪轂電機企業,并已與奔馳、福特等全球各大整車廠建立合作。
但是,媒體沒有報道的是:在恒大之前,另一家中國企業萬安科技早在 2016 年就投資了 Protean。
當時媒體的報道是這樣說的:萬安科技2000萬美金投資英國 Protean,完美布局輪轂電機。原因,也是因為英國 Protean 已與奔馳、福特等全球各大整車廠建立合作。
但到了今年 2 月,萬科科技發布公告,表示對參股投資的 Protean Holdings Corp. 計提長期股權投資減值準備約 1.02 億元,原因是Protean未達到量產階段和投資預期。為此,還驚動深交所發出了關注函。
簡單理解,就是在投資兩年后,英國 Protean 與奔馳、福特等全球各大整車廠的合作依然沒有去到量產階段。
為什么這樣?
444.jpg
因為已經誕生了百余年的輪轂電機(沒錯,早在 1896 年輪轂電機就被發明出來了,而且發明者還是保時捷汽車的締造者費迪南德·保時捷),雖然理論上看起來很完美——安裝在輪轂、直接驅動車輪、不需要變速箱、差速器、傳動軸等裝置、節省車內空間、容易做到全時四驅等等,但在技術上卻存在難以逾越的障礙,否則早已實現大規模商業化。
從技術角度來看,輪轂電機最大的問題是大幅增加了簧下質量。
所謂簧下質量,簡單說就是不由懸掛系統中的彈性元件所支撐的質量。對于一輛車而言,簧下質量大幅增加,就意味著車輛的舒適性和操控性將受到嚴重影響。對于乘用車而言,這無疑是致命的。
恒大成為了接盤俠?

第二問:有沒有技術洞見?

在新能源汽車領域,大家都喜歡說掌握三電核心技術,電池、電機和電控。恒大去布局并沒有錯,但為什么會賭在輪轂電機和軟包電池上(軟包電池并不是當下主流,而卡耐新能源是做軟包電池的 )?
人們可能會找出很多理由。但真正的理由只有一個:在新能源汽車這個全新的行業,要成為領導者,企業負責人必須要具備「技術洞見」。
最典型,是上面這個視頻。喬布斯 2001 年 接受日本電視臺女記者采訪時所談到的數字生活、imovie、智能手機的未來愿景。可怕的是,過去這十余年,他的預測幾乎全部實現了。
555.jpg
另一個典型,則毫無疑問是馬斯克。通過第一性原理的本質思考,他讓幾乎被殺死的電動汽車成為了當下的「大趨勢」。(關注微信公眾號「電動星球News」,輸入 kill,查看誰像殺死電動汽車。)
許家印有「洞見」?
有,但更多是在地產上,在商業上,在中國特殊的商業環境下的「洞見」。至于新能源汽車的「技術洞見」,他或許很難領導或者開拓一個技術方向。這一點,他遠不如蔚來的李斌、小鵬汽車的何小鵬、天際汽車的張海亮等人。
這,才是人們質疑恒大的真正理由。恒大身上有著極其強烈的許家印印記,而許家印本人,卻未變現出自己具備「技術洞見」,是一個「技術英雄」。雖然,他曾開玩笑,說自己做過十年的車間主任,還是有基礎的。

第三問:怎樣控制?
在這樣的大背景下,恒大強勢的地產管理制度和思維方式就顯得格外格格不入。
誰都想擁有最核心的技術。通過收購,拿到最新的技術,是正確的商業邏輯。但從發展角度來看,收購標的中最重要的并不是最新的技術,而是研發出最新技術的人。
換句話說,技術收購最重要的永遠是未來,而不是現在。而未來一定是依托在人力之上的。而具有研發能力的人,往往都需要更多的空間和創新、自主的思維。
這樣的人,大概率很難在一家地產公司存活吧。許家印與賈躍亭的翻臉,不也就是因為控制權之爭嗎?
地產企業大舉進入制造行業,在國家提出打造高端制造業的大背景下,是有積極意義的。但地產企業的領導者,在進軍新能源汽車行業時,能否真正意識到技術創新的價值,能否在思維和管理制度上完成蛻變,能否克服自己天然的控制欲才是關鍵。
我覺得很難。誰的錢也不是天上掉下來的,憑什么兩千個億讓你來燒?
(完)

分享到:

評論列表

一個字不服來戰

推薦標簽

也許我更懂你

  • 特斯拉
  • 純電動車
  • 比亞迪
  • 無人駕駛
  • 充電樁
  • 游記
  • 兩廂車
  • 三廂車
  • SUV
  • 沙龍
  • 跑車
分享到:
電動星球News + 關注
Archiver|手機版|小黑屋|
返回頂部 評論框
牛牛热